亱殁叔叔

沉迷青天小太阳无法自拔(。)
-
我在路上寻寻觅觅,脚步似深似浅终被沙浪掩盖。 无法分清那夜是昏是暗,肢体分明触碰在柔枝上却质疑着存在。雨珠打在脸上勾勒轮廓,心扉在初阳中飘落。
模糊不明的明日,是真是假的经过。
不会去判断这一步是对的,那一步是错的。
-
写点破文/画点破画/整理点破梗/自作多情瞎扯/慢热自卑碎碎念/萌点奇怪/话废/没立场。
-
小范围朝拟/党拟(时间轴明末至改开前偶尔其他),清厨/蓝厨/各种墙头,主食明清(不可逆可拆)/红蓝(C×K/共×民皆食)(可逆可拆)/蓝中心,其余杂。
-
脑回路清奇有时会出现bug和装逼不成反被打脸的时候,……希望可以帮忙指出,十分感谢!

当Shukla再次经过印度河之时,这时他没有骑上那头硕大的战象,也没有拎着伴随自己多年菱角仍然锋利的战斧。宽敞明澈的河水中夹杂稀少的浮木和淡淡的血红色,那片红色也许是夕阳照射下来的痕迹,Shukla希望是这样。

伴随着孔雀尖利嘹亮的叫声出生的Shukla,在其屹立之时却看不见一度展翅华美的孔雀的影子。如今繁荣在临这荒废已久的南亚次大陆,那遥远的达罗毗荼人曾经的身影也许从未在他的脑海里浮现过,因为Shukla目前为止所经历的也只是漫无边际战乱的绝望的侵蚀并且乐此不疲的煽动着。不知何时悄悄放弃了耆那教而将亲手掠夺的劣种沦为自己的奴隶,这对他来说没有什么不对的,此刻的他沐浴在这空前的繁荣中注视着这漫无边际的长河。

河水哗啦啦的流着,没有发出多余的任何声响,他也就这样默默的注视着,谁知道此刻他在想些什么,他那深凹下去的眼窝里流露不出一丝情感,倒是眼角下抹不去的深度伤痕死死的刻在上面引人发涩。微风拂过他的脸颊卷起人的衣袖,上面沾着的土渍却没有被风所冲刷。或许Shukla可以联想起在亚历山大大帝入侵前印度河流域的生气,但他没有再向前去想,因为他累了——在他放下利器想起慈悲为怀的时候,在他使得沙门文化终究在自己的观念里衰败建立新的观念的时候。是时候需要休息一下了吧,这么想着他微微抬起脸颊闭上眼眸,站在那儿静静的聆听着微乎其微的细锐的风声。

在一千多年前同样有一个身影在此驻足过,也许吸引那个人注意的不是脚下冰凉的河水而是身后那在当时硕大的工程,口里轻轻悼念着祭文。而这河水在那时显得过于湛蓝。他的眼角闪现出一丝情感,像是在诉说或者期盼什么,当然不是对自己——好像对方是什么鸿毛似的未来。

——END——
安利一个拉郎配 哈巴拉文明x孔雀王朝←虽然然并卵有种时代沧桑的感觉啊好带感xx

评论
热度 ( 6 )

© 亱殁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