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安。

我听到了楼下小贩的叫卖声。学生无精打采的准备启程,他们的家人忠告着路上小心。邻家传来早餐的香气催人梦醒。夜间的工人刚刚收工赶着回家休息。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了几声鸟鸣。

试试写一些段子占tag抱歉。
一些国民政府时期的党。
……大众梗但会有很多bug,时间轴乱七八糟。

—蓝
随着敌军节节南下,尖锐的兵器无法收买人心,从未有过的失意阙然纸上。无名的怒火与无声的低吟独自承受着。最终疯狂的开枪射杀一个个敌方的俘虏,双手被震的颤抖也未尝停下,眼前黑压压的模糊一片,接连不断的枪响早已把树上的小鸟惊起,久久不敢回归。最终无力的一头栽在墙上,悲愤的叫喊响彻在干涩的天。

—红
新实行的制度在平静的黄土坡上绽放,借住的窑洞里照进一丝温和的光,细小的尘埃暴露在光亮之中,漂浮在空气上轻轻洒落于干净的茶缸。也曾有人拜访过这偏远的地方,发现他的神色如此安详,当问起来当今政府之时,只用似是玩笑的口吻预测了高楼的倾塌。而这也是他内心深处久久不可平息的野心。

—民盟
他的两耳因炮火的轰炸而麻木,被震碎的劣质玻璃哗啦啦的响成一片,泥泞的土地上立横竖躺着僵硬的躯体,即便如此在这种环境下诞生——一个教书先生。放下教杆迈入新的陌生天地对统一的渴望从未如此的强烈,担忧着两党是否会分歧,直至合作的最后一刻也未尝放下顾虑。终于在重庆目睹了终究会来的谈判,而在另一边却想起了战火硝烟,他的呼吁与嘲讽终究未能起效果,在正式打响的战场旁黯淡。

—民社
迷乱的政场上寻觅左右,伴随着再也找不回的初心终可跌跌撞撞站稳了脚步,短时的喜悦与尝试似乎使得他愿跟随那人的身影,最终也如愿以偿的仓皇退离大陆。来到一个陌生的新地方,却不知将来希望渺茫,终究失去了一切被旁人指责嘲笑,四分五裂怎么来的怎么消失在世界上,毫无惊起一丝波涛。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青年
仿佛独自做着心理争斗——他仿佛永远为着一些似重似轻的事情——对当时来讲,对动乱的唾弃早已写在脸上,为此不得不改变自我的内心,选择默默赞同与曾经敌视的人合作,在敌方炮火停止的那一刻宣告着好像违背自我的决意的结束,难以掩盖的的自豪与荣耀仿佛为永恒的表现,直至最后毅然选择踏入收复不久的小岛。

评论
热度(17)

© 亱殁落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