亱殁叔叔

沉迷青天小太阳无法自拔(。)
-
我在路上寻寻觅觅,脚步似深似浅终被沙浪掩盖。 无法分清那夜是昏是暗,肢体分明触碰在柔枝上却质疑着存在。雨珠打在脸上勾勒轮廓,心扉在初阳中飘落。
模糊不明的明日,是真是假的经过。
不会去判断这一步是对的,那一步是错的。
-
写点破文/画点破画/整理点破梗/自作多情瞎扯/慢热自卑碎碎念/萌点奇怪/话废/没立场。
-
小范围朝拟/党拟(时间轴明末至改开前偶尔其他),清厨/蓝厨/各种墙头,主食明清(不可逆可拆)/红蓝(C×K/共×民皆食)(可逆可拆)/蓝中心,其余杂。
-
脑回路清奇有时会出现bug和装逼不成反被打脸的时候,……希望可以帮忙指出,十分感谢!

【文评】因为我相信这一切都有意义

我天竟然这么多文评你等着我摸去青岛x说真的自修了一些小短篇之后发现我特别羡慕会叙述的,我的文风最开始因为自己被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里错乱的叙述撩了一笔试图去模仿,后来发现不仅是半吊子而且掺杂了曾经试过的各种奇怪风格,然后我想就这样吧日后练...后来发现还是自己语死早的问题,现在文风大概停留在写写论文叙述观点之类的,因为对于自己而言剧情衔接还是挺吃力的。悄咪咪的说句之说以关注点不是书店而是意义是感觉书店真几把难写没错我的脑回路一直都很迷x

红蓝的设定一直都很想补补但是考虑到自己隔壁朝拟还是感觉挺吃力的x哦对了我跟你说隔壁朝拟一篇明清架空和一个手书我欠了快半年了可把自己牛逼坏了,自己的设定中乍看红蓝的性格也差不多只不过红比蓝多一份疯狂与自信而蓝比红多一些沉默与浮躁吧x架空不太敢玩但想玩异能,和民国时期数不清的各种小党派一起开个漫画坑刷一刷近代史之类的虽然也是有生之年x

顺便这长评的长度咋看惊呆了感谢你这么用心啦w无论褒贬我都会接受并慢慢领会的x反正再怎么激动也搞不到青岛去x一直私心特别喜欢山东卷,但一想到轮到我们的时候早已改为全国卷了。唉.....

哦对啦1937年12月8日日军濒临南京城下蓝抱着通过徳日调节的希望使得南京沦陷入地狱之中,也许多年后蓝对南京不仅仅是眷恋还有惭愧,如今南京道路上铺满大大小小的雨花石是否也会使蓝多回顾了几眼呢。

檎遥:

 @亱殁 

瞎几把扯。

-------


CP是红蓝拟人。我最迷拟人那段日子喜欢的是科目以及种种小物件的拟人,对于党派可以说是一直有点敬而远之。尽管蓝红圈镇圈大手的短漫舔了无数次,但是自己产可以说是不敢的。而现在我一直在断断续续搞我的日本共产党历史小论文(我和你们讲这孩子贼鸡巴可爱),对于蓝红没什么热情。

这篇可以说是逆了我cp吧。但是我和夜大爷是五年的交情,APH和HTF那可都是一起入的,还一块嗑了不少有毒的历史拟人邪教,不写点啥过不去。


主题是山东高考卷的24小时书店不驱赶任何人。令我感兴趣的是,大多数人包括我,对这个题目的关注点往往会集中在书店,但是夜莫的关注点是“我相信这一切都有意义”(不愧是夜大爷)——意外很适合红蓝两位的题目呀。


在一次月光弥漫的寂静间,知了鸣叫伴着风泛起水里的波痕,迎面而来的甜腻的花香透露着土壤的质朴气息,厚实的大地之母掩盖了血色的绽放。残缺的楼房已被铲平,泥泞的街道在混凝土的作用下从生。我不记得旧时的模样——如今被美化的无暇、被扼杀的无忌——但却不敢忘记你的一丝一毫。

  

我得说,我还是蛮羡慕夜莫优美的风格的——这是我向往多年也依旧搞不定的文风。开头景色描写可以说是作文套路之一。我注意到了这是夏天,地上有着血痕,还战争疮痍后重建的寂寥。我当时读着,想:好,要开始追忆了。

从最后一句话看不出来是红还是蓝的视角,但是能感觉到接下来会是这cp惯有的感伤与不后悔的决绝——因为是党拟呀,怎么可能那么多婆婆妈妈。


1949年喜讯的电报通往北平,红旗飘扬在白鸽翱翔的方向,你因失利节节南下,南方的花儿是否在你的记忆深处留下芳香。炮火尾追着你的脚步,沉重而坚强,最终没能跨越那遥望的海峡,今日的我反倒庆幸当时放你一马。你渴望着南京,向往着你称赞的古都,是否也急切的回来,看一眼中原大地今朝的另一番模样?你还记得南京的专线,在沦陷的一刻通往了北平,我年轻的骄傲与你疲倦的沧桑,如今可回味起别样。你是否会想起黄埔军校,我们初次合作的地方,日日夜夜的兴怀与年少的梦想在此绽放,当它被炸毁后,隔岸从建的你再次赋予的意义有没有新的希望,还是失意的哀悼。

居然是阿红的视角!我第一遍看还满惊喜的——因为我一直觉得我们傻红看起来要大大咧咧点(看起来)。夜莫最擅长的抒情开始在这里体现,年份红旗以及种种的直白不直白的描写,都告诉我们这是红蓝最虐的那一段历史。南京,南京啊,对于蓝来说是跨不去的温柔乡吧。尽管他的更多苦涩也凝结在重庆,但是我们都会说,中华民国的首都在南京,是金陵。

然后我接着看——哈哈哈哈哈果然有黄埔军校,一定要提提这梗。话说这个也能虐你好丧心病狂,这年头我们要被三次元虐,还得被历史梗虐,日子快过不下去了。

顺便一提里面有暗示两个人通话的句子,我非常喜欢。想想看那会是怎样的光景,落寞与意气风发,蓝色和红色,南京和北平。这就是结束了,他们会想。

顺便一提阿蓝开荒史还是蛮好玩的。


你在星光闪耀之际、云雾弥漫之时,念起了那跨不过去的浅浅海峡,想起了你穷尽一生拼死保卫的故土,回忆起你的故乡——我知道你有传达,曾经是那么浓烈亲切,像是波动的音符扰乱我的内心,久久的被你吸引——像是两个久经沙场的战友再次重逢,曾经同样的血液共同的抛向热土,如今那记忆正在脑海中回放——一向沉默寡言的你会默默落泪吗?我想我发现的太晚,当我再次回首已看不见你的影子,你干涩的眼角下难以分辨的微笑,像是被时光洗净的陌生。疲惫的我早已被磨平了菱角,没想到曾经那么孤傲的你也如此。

 
 没什么好说的。这一对有一种致命的相互吸引和终将走向陌路的悲壮——也许历史类拟人cp都免不了这种宿命。一定要说它们和国家拟人有什么区别,我能想到的是更多苦涩——政党,所谓黑暗的政治,朋党论。 

阿蓝的二设貌似普遍是话少的鬼畜酷哥呀——我还意外很想看夜大爷搞搞架空AU来着。

最后那句话,可以说是这一段的奇妙的一笔。期年之前意气风发的少年被战争和时光磨平棱角,他们面临着四万万的庞大和九百六十万的广袤,然后向对方做出掩饰和尊严一样的笑容。唉所以我现在才不嗑史向了,太虐太虐。(捂脸)


我会为你虚掩着门,大敞着窗——不知道从何时开始便这样——直到那锈侵的窗上摆满秋海棠,那腐蚀的门前种的梧桐枝繁叶茂。我相信你会像曾经那样,我相信你会向北望,我相信你的渴望与眷恋至此未变,我也相信我们所做的这一切都有意义。

最后一段我其实最喜欢。还特意去敲了夜莫文秋海棠和梧桐的典故——梧桐自然是秃子为夫人种的那一片梧桐树,这个典故我以前在书上看过。当时我脑子里是不知道哪里写的老蒋的风流秘史,我笑了。但是在这里看到,我想,这也是某种层面的思故人吧。

你说秋海棠没什么梗,然后我自己去查了查:

秋海棠花语是:游子思乡、离愁别绪、 温和、美丽、快乐。秋海棠象征苦恋。当人们爱情遇到波折,常以秋海棠花自喻。古人称它为断肠花,借花抒发男女离别的悲伤情感。花语就便有“苦恋”了。

…………………………ummmmmm。该说歪打正着吗(笑)。

断肠花,断肠花。

唉。


吹完之后也说说缺点。其实我觉得缺点还是不少的。之前在QQ里也说了一些,现在再稍微批评一下,不要打我(反正你也摸不到青岛来)。

第一,人物的性格和形象不显著。我承认第一人称的独白很难表现出鲜明的形象,但是这篇,不客气地说,遮住tag谁知道这是红蓝拟人?这个问题夜莫自己也能察觉到,但是我相信不是什么大事。只要字数多点,感情和描写再传神点就可以解决。……不过第一人称的文章真的太难了()我的建议是去看看《简·爱》(wait)重读很喜欢里面的心理描写。


第二,大段的抒情有点……喧宾夺主啦。怎么说这个……夜莫你也说自己文风有些娘啦,虽然不能一概而论,但是你确实有点过分细腻的成分。我这个人最不擅长抒情,所以更适合直白的讲相声,这点上咱俩需要互相学习一下啦。


第三,意象太多有些近乎意识流。说实话我现在看到意识流这个词就害怕——完全被用烂的词语,很想知道如今多少姑娘是看过《追忆似水年华》再来讲什么是意识流的。其实意象也没什么不好,许多最优秀的作品都充满了隐喻和晦涩难懂的意象,但是作为一篇这么短的文章,用太多我觉得不是很合适。


批评够多了,希望夜莫能满意我这个文评。也没啥好说的,我还得敲更新去呢。就附赠首唐伯虎的《题海棠美人》吧。



褪尽东风满面妆,可怜蝶粉与蜂狂。
自今意思谁能说,一片春心付海棠。


一片春心付海棠。

评论
热度 ( 26 )
  1. 亱殁叔叔檎遥@绝赞赶稿中 转载了此文字
    我天竟然这么多文评你等着我摸去青岛x说真的自修了一些小短篇之后发现我特别羡慕会叙述的,我的文风最开始...

© 亱殁叔叔 | Powered by LOFTER